黄章:Pro7库存积压,内部追责启动

 

Pro7/Pro7Plus于去年7月底在魅族珠海大本营发布,彼时售价2880元起/3580元起,不到1个月第三方渠道商就出现降价情况,中国电信官方手机商城Pro7标准版降价300元,随后顺电商城Pro7高配版降价400元。

第三方渠道商降价促销或多或少影响到魅族官方销售,9月底其也跟进降价,此时距离Pro7/Pro7Plus仅过去2个月,降价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。经过多轮价格跳水后,618前夕,Pro7/Pro7Plus已降至1999元起/2799元起,为了借618大促的东风清库存,两款产品的降价幅度着实惊人,分别降价700元、1200元,售价已跌至最初定价的一半。

事实上,Pro7产品定义确实存在较大问题,手机背面的画屏看似是为了打破硬件同质化的创新之举,但显得非常鸡肋,没有带来太大变化。

为了创新而创新的画屏、因搭载联发科而被吐槽为低配高价,Pro7在市场不受待见也就不难理解。去年12月,有媒体爆料,除了质疑声不断,画屏还让魅族蒙受不小的经济损失。


据悉,画屏光开模成本就高达6000万元,一开始魅族为画屏下了300万份订单,分三批交付,但仅交付第一批100万份订单后,魅族便提出了取消剩余订单的要求。当时,Pro7系列还有30—50万台的积压库存,这给魅族带来极大压力。

与此同时,Pro7销量不及预期,魅族内部追责在所难免。去年11月底,业界传闻魅族销售副总裁褚淳岷离职,原因是Pro7销量惨淡,其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离职。魅族官方第一时间予以澄清,称褚淳岷离职不假,但其职位是销售渠道总监级领导,并非副总裁,离职时仅带走一人。

褚淳岷并非第一个为Pro7销量不佳担责而出走的高管。早在去年9月,同样负责销售业务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黯然离职。值得一提的是,潘一宽与魅族新任CMO杨柘均为华为老将,而且是同期加入魅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1个月来魅族连续两次组织架构调整,魅族总裁/COO白永祥均未出现在魅族新高管团队中,外界好奇其是否也因Pro7惨败而被黄章追责。腾讯科技曾报道,Pro7是由白永祥主导,黄章最初反对,但白永祥比较坚持,最后黄章就让白永祥按照他的意思做了。

去年12月,魅族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了一次调整。其中一项调整格外引人注目,戚为民晋升为公司高级副总裁,担任公司CFO,与白永祥一起协助董事长/CEO黄章。这意味着,白永祥的职务范围被缩减,彼时舆论猜测此举或与Pro7销量不及预期有关。

上周,“老大,请问老白还在魅族工作吗?”一煤油(指魅族粉丝)问出了众人关心的问题。“我觉得魅友没必要关心魅族的人事问题,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。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。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。”黄章回答道。

黄章并没有正面回应白永祥是否继续留在魅族,而是打起太极来。那么问题来了,其到底在魅族工作还是已黯然离职?如果去职魅族,是否与因操盘Pro7不力而被黄章追责有关?所有的答案恐怕只有白永祥本人心里最清楚。

 

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ci800.com
吉祥坊游戏网微信
本文标签:黄章Pro7Pro7库存
流行热度:20
生产日期:2018/6/27
相关文章
上一篇 <:
下一篇 <:
返回顶部
博聚网